新闻资讯
疯子孙宏斌
信息来源:www.xht-ev.com    发布时间:2019.12.05

这世间有两种人容易成功,一种是天才,一种是疯子。

    

而孙宏斌,似乎两者兼具。

    

从农村考入清华,25岁加入联想,2年被破格提拔为企业部负责人后,风风火火的带领团队创下2400万营业额,一时之间,孙宏斌鲜衣怒马,风光无两。 

    

在业绩全线飘红的同时,孙宏斌顺势收割了一波人心。


    

据说,老大柳传志来会议室开会,一屋子人腾的站起来,齐齐转头望着孙宏斌,非得这家伙轻轻的转动手中的钢笔,微微一笑,点了头,众人才一起坐下。


这要搁在古代朝廷之上,只怕要被皇帝老儿当场给拿下拖出去斩了。

    

柳传志如鲠在喉,心中震撼与危机并存,后来终于忍不住与这桀骜不驯的家伙摊牌。


这段对话,用丁小楼自己的语言,大概意思就是: “宏斌呐,咱们都是那种有大本事之人,你性子野,人又虎,我驾驭不了你,我们也不能这么暗流涌动互相猜忌下去,否则就是亲者痛仇者快,要不这样,咱好合好散,联想的分公司你随便挑一个,你自己去单干,分公司赚的银子,哪怕是车载斗量,全都归你,我柳某人分文不取!”

    

年仅27岁的孙宏斌却摆了摆手,拒绝了:“不必了,柳总!”

    

这场摊牌不欢而散,柳传志走了。

    

他实在是开心不起来,因为孙宏斌这小子太得人心了,就好似头顶悬着一把无形的达尔摩斯之剑,随时都有可能当头劈下。


这从后来孙宏斌因挪用公款锒铛入狱后,下属竟然想着各种奇谋设法营救就瞧出端倪,当时,孙宏斌的那批下属甚至连劫狱的打算都有了,孙宏斌劝服了他们。

    

因为他觉得,劫狱一时爽,但是谁要因为老孙有啥三长两短,就太不值当了。


不就是坐牢么,又不是非得跟牢死磕非要把他坐穿,就当打游戏换了个副本呗,五年后,俺老孙又是一条英雄好汉!

 



别人在牢狱中是度日如年,但孙宏斌却是度年如日,在监狱中也没闲着,狱中的一串牛鬼蛇神都被孙宏斌给降服,恨不得当场磕头认老大了。


出狱后,孙宏斌有意对狱中岁月轻描淡写。

    

后来孙宏斌的媳妇儿忍不住了,问他有什么打算,孙宏斌没答,只是低着头,沉默,烟一根接一根的抽。

    

媳妇儿哭了说:“你忘了受的苦吗?”

    

孙宏斌轻声说道:“这件事儿,如果我想不开,我出来以后拎着刀子要把柳传志怎么样了,传出去,还不让人猛戳脊梁骨,江湖也没我的立足之地了,更严重的是,这辈子那真就是狗肉上不了正席,不行,我得把这件事化解。”

   

他主动找到了柳传志,诚恳道:“柳总,当年的我太嫩了,许多事情想得太简单,出了这些事,我不怨天不怨地不怨人,只怨我自己。”

    

柳传志问:“六十年众生龙马,才能修一座龙佛菩萨,这世间人,搏命般的往上爬,无非是求一样东西,有的人求名,有的人求利,而你,求的是什么呢?” 


孙宏斌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:“兄弟。”


柳传志继续问:“兄弟与我只能选一个,或者兄弟与联想帝国只能选一个,你选什么?”

    

“兄弟。”孙宏斌还是这两个字,语气和语速没有一丝变化。


“兄弟……有那么大的魅力吗?”柳传志有些不甘的追问道。


“大口吃肉大口吃酒,我可以带兄弟赚很多很多钱,也可以为兄弟做牛做马,稍不如意,还可向兄弟拍桌子瞪眼,瞪完眼后又勾肩搭背为祸苍生,人生至此,当浮一大白。”

    

柳传志若有所思,良久问道:“哈哈哈……钱,钱,钱从哪里来?”

    

孙宏斌沉默,柳传志却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突然眼睛就红了,他跌坐在办公桌前,跟瞬间苍老数十岁似的,从笑到哭,再由哭转笑,他终究是打心眼里中意这年轻人的,亲手将牢饭端给了他,柳传志心头始终有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愧疚。


后,他颤颤巍巍的拉开办公桌的抽屉,那是50万的资金。


柳传志道:“宏斌呐,这世间的成功之道很多,其中容易的一条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我虽然一把老骨头了,但是在某些时刻,这肩膀还是足够让你站一站的,只是别踩得太重。”

        

孙宏斌看着窗外那洒落雪地上的月亮,心情有些复杂,酝酿了许久,他才说:“今后,无论是沉是浮,是起是落,我不会涉足IT界。”

    

一老一小相视一笑,一笑泯恩仇。




二、


孙宏斌怀揣着这50万从北京来到天津,在幽静的天津五大道,办起了一家小小的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,并给公司起名叫顺驰。 

    

有本叫做《天路》的书,是写落马贪腐高官的。


其中一个原型是王雪冰,里面写道,当他进入华尔街时,外人看遍地是资本群狼,但是他就是感觉得心应手,胜似闲庭信步,这就是天生的猎手对猎场的感觉。


优秀的猎手,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相同的特质,狠!


而孙宏斌就是猎手之中的佼佼者,他更狠。 

    

如同天津这一片看不见的土地下,埋着无数同行的尸骨,还葬了他孙宏斌的野心,当孙宏斌带着顺驰全面攻陷天津之后,他就开始琢磨着逐鹿中原了。

    

这个时候,摆在桌面上的问题就是:如何才能让顺驰的名号,在中原地区一炮而红呢?


后来,孙宏斌想到了前东家柳传志,终于勾起嘴角笑了笑,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怼天怼地怼空气啊。 

    

孙宏斌将当时叱咤风云的那一拨人的名字,仔仔细细的写在纸上,又拿起笔一个一个的划掉。


到后纸上只剩下四个名字。


杨国强首先被PASS,无它,唯土尔,还有三个名字,分别是王石,宋卫平,王健林……

    

略一思索,孙宏斌就划掉了王健林。


这是一只狡猾的狐狸,空手套这门功夫已修至大圆满境界,到时候吃不到狐狸还惹一身骚就得不偿失了。


又想了一会,宋卫平就出局了。


原因很简单,这士大夫只是对品质有着痴汉般的迷恋,其余都走低调路线,着实没啥爆点和炒作点。 

    

王石!

    

孙宏斌这个疯子,竟然将枪头对准的了王石,虽然这是把没装子弹的土充。

  

王石若搁《射雕英雄传》里,在当时那绝对是五绝级别的顶尖高手。


而且还不是东邪西毒,武功和地位活脱脱一个中神通王重阳,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,但性子有几分黄药师的快意恩仇,拿来当靶子打爆点,绝对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   

干。

    

自此,孙宏斌在死磕王石的路上一去不复返。

    

《英雄本色》里头周润发有句台词,套在孙宏斌身上,可以这么说:“我等了三年,就想等一个机会!我要争一口气,不是要证明我了不起,我是要告诉柳传志,我可以成为地产界的王!”


皇天不负有心人,孙宏斌翘首期盼等的这个机会,终于来了!





2003年7月中城房网论坛上,孙宏斌去了,同场的除了各大新闻媒体,还有地产行业各方执牛耳者,起先还你侬我侬一片歌舞升平。


孙宏斌也在人群中东拉西扯胡扯了一段。


然后,他突然慢悠悠的站了起来,轻描淡写道:“一个城市,应该能支撑一个50亿元到80亿元销售额的地产公司,顺驰今年销售额要达到40亿元,我们的中长期战略,是要做天下第一!”

    

他微微顿了一顿,侧过脸,笑看坐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王石,悠悠地说:“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,包括你,王总!”

    

王石说:“年轻人有梦想是好事,不过蛇吞鲸这种事,始终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,我万科纵横江湖数十载,像你这样的后生,死在我们手上的多如过江之鲫,还有作为前辈,我提醒你一句,地不是你那么拿的,得注意控制风险。”

    

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风水轮流转,指不定今天就转到了我孙宏斌这里。”

    

孙宏斌这摸老虎额头踩狮子尾巴,壮士断腕般的疯子行径,让记者们兴奋不已,


江湖要是少了这样的八卦,岂不是要淡出鸟来?


此后,媒体也有助纣为虐嫌疑的帮孙宏斌煽风点火,一时间“万科不是我们的对手”,“我们大的敌人是我们自己”之类的孙氏霸气语录,尘嚣直上,频登主流财经报纸版面。

    

当然,孙宏斌不是只会放嘴炮的银样腊枪头。 

    

在一边不遗余力的怼王石和万科的同时,一边疯狂的拿地,那段时间哪里有土地拍卖会,哪里就有孙宏斌牛皮糖似的身影。



2003年9月,石家庄009号地块拍卖,当时河北的龙头老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亲自坐镇,信心满满的报价4.25亿。


忽然,一个顺驰的小马仔站了出来,抛出5.97亿的惊天手笔,过江龙悍然击溃地头蛇。


让卓达老总憋出内伤的是,报价经历161轮的疯狂角逐,现场电话此起彼伏,但是那个喊出将近6亿的顺驰“马仔”,从始至终却连个请示电话都没打……

    

这一年间,顺驰耗资百亿,狂扫千万平米土地,成为地产界的“大黑马”。


而孙宏斌以一种绝对疯狂的大手笔震慑群雄。


只要有土地拍卖,地产商一看到孙宏斌来了,头就大了,恨不得跳脚骂娘,但在有钱就是爷的资本市场,也只能低头,但始终有一朵疑云赌在众人心头:那疯子哪来的这么多钱?

    

对此,五盖子盖十个碗的孙宏斌只是一笑了之。


他的言外之意是:“你管我哪来的钱?老孙自有办法。” 


一个人将地产江湖搅成一锅粥不说,孙宏斌这疯子竟然虎口夺食。


2004年1月,苏州工业园地块拍卖,这本是王石的爱,规划都做了一年多,后却被半路杀出个顺驰,以27.2亿横刀夺爱。


事后,远在南极探险的王石给孙宏斌打电话,商量能不能合作开发。


孙宏斌一口拒绝,王石毕竟是王石,无论眼光还是大局观在当世绝对首屈一指,他站出来说道:“规模不要追求太大,资金链不要紧绷、不留余地,否则市场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受影响,你们顺驰就算天天加班到天亮都没用……”

    

“小孙即将为盲目扩张造就的奇迹,付出代价!”

    

一针见血。

    

终,如王石所言,顺驰摊子铺得太大,资金链断裂,在宏观调控下,终于撑不下去。


2007年1月,顺驰被以12.8亿元的白菜价卖给路劲基建。


各大地产商心头绷着的那根弦,终于松了,那可恶的搅局者终于倒下了。


众人以为孙宏斌会恼羞成怒,迫不及待想看这疯子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
但是,在签约仪式上,孙宏斌没有如人想象般的那样满脸乌云密布,反而笑容如春风拂面,对路劲基建主席单伟豹说:“恭喜你,豹哥,你买了个便宜货”。

    

几个月后,楼市疯涨,顺驰曾经的烫手山芋——土地,转眼间价值连城…… 

    

疯子孙宏斌成了反面教材,故事被载入各类文章,作为大败局的典型来警醒世人。


但面对失败,孙宏斌刻意表现得淡定,他说:“我没有败给王石,我只是输给了时间而已。”

    

在这期间,一直冷眼旁观的前东家柳传志始终不明白,孙宏斌为什么那么急,以至于败得那么惨?


其实,当时他提出千亿目标时,心中要超越的已非万科,正是联想!


但那时的孙宏斌毕竟年轻,步子一大真的扯到蛋了,一夜之间,孙宏斌似乎又回到了原点,就像他爱唱的崔健的《一无所有》一样……

    

只是,这世上有种人,不管他深陷何等绝境,都将不同凡响,只要时机一到,必定赫然崛起,直搅得天地翻覆。



时间的齿轮静悄悄的转到了2008年。


12月,开发商们在漫长的地产冬季中几乎冻僵,却被北京海淀西北旺地块20.1亿的成交价惊醒。


“熊市地王”横空出世!


大家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,定睛一看,竟是融创。


此刻,想起当年那些事的众人,身形不由自主的抖了三抖:卧槽,那个抢地的“孙疯子”,他,他他,又回来了!


然而,更震惊的事情还在后头,8000的地王,被孙宏斌在开盘就喊出了:“4万元/平方米!”

    

这么贵跟抢劫抢钱有何区别,哪个傻子会买?


然而,这世间啥都缺就是不缺那种人傻钱多速来的金主,这大名鼎鼎的西山一号院,成为2011年、2012年北京热销楼盘! 

孙宏斌经过顺驰的惨败,还是收了性子的。


从大开大合一往无前的硬斗,转为了阴谋阳谋与武力齐飞的组合拳,开始了如草蛇伏线连绵千里的布局,他的野心如兵蚁般蚕食市场,他的傲慢仍在高处,但他已经知道了循序渐进。

    

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才有可能触摸到更高的苍穹!

    

孙宏斌深谐此道,他拿起粉笔。


跟十年前一样,在小黑板再次写下了四个名字:杨国强,王石,王健林,宋卫平。 


杨国强同样是首轮出局,再然后,他划掉的是王石和王健林。


无它,孙宏斌经过十年饮冰,热血已经凉了几分,再不是那初生牛犊不怕虎,仅靠热血打天下的愣头青了。


他学会了掂量斤两。


万科这个庞然大物目前的融创悍不动。


至于后者,他还是不敢碰,这是个在他心中猎为SSS级别禁区的人,王健林那可是跟政府博弈还能次次踩着七寸的主,太狡猾了,跟他玩,只怕真的还没发力就被倒打一耙。

    

于是,金牌猎手孙宏斌这次的选择的巨人就是:宋卫平。

2011年11月,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绿城破产的气息,为定军心,宋卫平撰写千字文回应辟谣。


大意就是:“如今绿城确处寒冬,但吾热切的盼望着春的来临,吾相信此不久矣。”


发文后,宋卫平坐在办公室看《战国策》和《资治通鉴》。


很快,秘书捧着文件夹走进来说:“宋总,孙宏斌昨天在无锡的香樟园买了套房子,而且就在刚刚他发了微博表示支持咱们,并且真诚的赞美了宋总。”

    

“说了什么?”宋卫平问。

    

“孙宏斌说绿城如同一本《资治通鉴》,值得细细品味,而宋总如俞伯牙,品味高,做人也厚道。”

    

宋卫平闻言,将手中的《资治通鉴》合上,起身拿出抽屉里刚刚有人送来的武夷山大红袍,看着茶色在复古风格的铜绿杯上蔓延开来,望着窗外没有说话。


女秘书继续说道:“孙宏斌还说了,虽然他对绿城的支持只是些无关痛痒的公道话,但真的喜欢宋总,原因是你俩是同道中人,一来都是那种充满血性的性情中人,每次喝酒都是来者不拒一口闷,都是一副不将自己撂倒不罢休的势头,二来都有浓郁的理想主义情怀,为理想宁可头破血流,三来都怀着现代已经愈少的英雄浪漫主义,虽然这种浪漫代价很大、很消魂、很刻骨铭心,但绿城肯定会度过这次难关,至那时,我们都会从容淡定坚强幸福。”

    

宋卫平动容,他真的想到了俞伯牙,不仅想到了俞伯牙,还捎带想到了钟子期,这可不就是山高水流觅知音么?

   

恰此时,孙宏斌打来一个电话,通过秘书转到了宋卫平。


他说:“宋总,我是宏斌呐,这些天一直忙,刚从拉斯维加斯回来,还跑到北京和退役的围棋前国手妖刀马晓春对弈了几局,这段时间我读《资治通鉴》有个问题一直不理解,司马炎何德何能被司马光称为不世之贤君?就因为守三年之丧吗?我还有很多此之类的问题,能否约个时间,向宋总讨教一番?” 

    

宋卫平欣然点头。

   

后来的那场饭局,大概是宋卫平绿城危机出现以后,吃的为畅快的饭局了。


两人从资治通鉴开始,麻将,围棋,礼乐、历数、天文、地理聊得不亦乐乎,酒更是二话不说就是来干来干……


这顿饭局过后,融创和绿城甚至合作举办了年会,合唱的是《真心英雄》。


大家惺惺相惜高山流水觅知音。


孙宏斌也得到了实质性的回报,融创仅仅花5100万就拿到了香樟园51%的控股权,不到半年,融创又收购了绿城旗下上海、苏州、无锡、常州及天津5座城市9个项目的50%股权……

    

这可真是患难见真情情义两相知啊。 

    

于是,在2014年5月宋卫平宣布由孙宏斌接手绿城时,人们毫不意外。


虽然这是次作价50亿、转让绿城24.3%股权的巨额交易,但人们感受更多的是投桃报李之情:当年你孙宏斌白衣骑士解困厄,如今我宋卫平解甲归田托绿城。发布会上,宋卫平更深情表示:“天下本一家,有德者掌之。”  

    

孙宏斌欣喜不已,掏了50亿,将融创那支彪悍的狼性队伍拉进了绿城,绿城的销售额短时间内暴涨了三倍。


但是,不看《资治通鉴》改看《杠杆原理》的宋卫平,拿了钱却迟迟未见行动,这倒不是宋卫平早早设了套子让孙宏斌钻。


武侠小说中,《风云》里有剑痴断浪,《射雕英雄传》里有武痴老顽童周伯通,而在楼市江湖中,宋卫平就是房痴,其人对品质有种近乎痴汉般的迷恋。

    

矛盾在于孙宏斌的团队,素来以快打旋风闻名,孙宏斌是这样的:“天下武功唯快不破。”

    

“兄弟们,给我将这块地往死里干,不求品质,但求三快,快速销售、闪电回款、火速开工!”

    

“什么,设计招标要三个月?你泡个婆娘才用三天,不行!给设计院打电话,立刻去拿现成图纸,地里至今除了土,就是草?黄花菜都凉了好吗?”


“赶紧!上午盖售楼处下午开卖!房子施工要一年?一年?一年后人碧桂园都的盘都开两个了!这绝对成!告诉施工队三个月必须完工……”

    

“快,快,快,干完这一票,大家分钱!”

进入绿城之后,孙宏斌带领的团队依旧不忘初心,闪电战打得飞起。


速度引起质量的裂变,业主的投诉,如雪花飞到了宋大夫的办公桌前,宋卫平担心自己楼市江湖中的iPhone,地产界乔布斯的名头受损,有些迟疑了,苦思良久。


终,宋卫平反悔了,而中交集团接手了这笔股权,融创只拿回了本息。


孙宏斌当初以白马骑士之风度姿态,救绿城于大厦将顷。


谁知道到头来,竟然被一脚给踢到了九霄云外,这相当有卸磨杀驴意思,人们都在暗中猜测,那好斗的孙宏斌将会复仇,会想方设法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,他呕不下这口气。

    

但孙宏斌之所以是孙宏斌,就因为这人的思想永远不跟常人一个频道。


他没有抱怨,只是在毁约那天凌晨,躺在星空下的草地上,给宋卫平发了短信:年轻时我争强好胜,年纪大了,不会再去做双输的事,与绿城合作,融创始终是受益者。 

    

随即他又补了七个字:你是永远的大哥。